独家特稿!他们是大连人的骄傲

2021-08-01 16:31 来源 新闻大连

  东京奥运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远赴东京的777人中国代表团中,参赛运动员有431人,其中,大连籍运动员占了11/431。他们在赛场上挥洒汗水与热血,留下拼搏的身影,实现载入史册的突破。

独家对话

大连奥运健儿背后的家人、恩师

听他们讲述

大连之光 

在家乡奋斗的往事

  男子赛艇选手刘治宇“后援团”代表

母 亲 左 燕 

启蒙教练 孙文涛 

“升起了国旗,同样是为祖国争光!”

  7月28日,刘治宇的家人受邀在大连市体育局运动员训练基地,观看刘治宇的奥运比赛直播,为代表国家出战的儿子加油打气。

  “看到治宇拿牌的那一刻,整个人紧张得手心都是汗……"

  "儿子不仅是家人的骄傲,更是国家的骄傲!”

  说到刘治宇和赛艇的缘分,源于14年前,一次母子间的对话。

  母亲左燕身高175厘米,曾经是一名女子田径五项全能项目的运动员。2007年,14岁的刘治宇已经长到了186厘米。一个午后,看着院子里身形高大的身影,左燕忽然闪出一个念头:“要不,也让儿子学一项体育运动?”没承想,听完妈妈的建议,刘治宇竟一口答应了。

  于是,左燕联系到昔日队友、在瓦房店体校工作的赵显良。老队友看到刘治宇优秀的外形条件和超强的体能爆发力后,提议:“要不,让孩子试试赛艇吧!”一听赛艇,刘治宇的眼睛亮了!

▲儿时的刘治宇和爸爸妈妈

  就在这一年,刘治宇顺利通过了体能测试,由瓦房店体校输送到大连市陆上航海运动学校进行专业训练。

  在旅顺三涧堡水上运动场高强度训练的日子,一般孩子撑不下来。手上磨出硕大的水泡,对赛艇运动员来说是司空见惯,刘治宇也不例外。刚开始训练那会儿,水泡爆裂后用力握桨,是钻心地疼。唯一的办法,就是咬牙挺过去,成了老茧,也就不疼了。

  在教练孙文涛的记忆中,刘治宇始终坚定着对胜利的渴望。一次强度训练,刘治宇有点感冒,第一轮完成得非常棒,第二轮时和教练请假,说身体有点不舒服,能不能慢点划。孙文涛同意了,“因为这孩子从来不请假,既然请了,说明身体确实不舒服。”让他没想到的是,下一轮刚开始时,刘治宇还划在最后,没过多久,就又划到了第一。“不是不舒服吗?怎么划得这么快?”“划在后面的感觉很不好,我更喜欢赢的感觉。”

  这种赤诚的较真和坚持,让教练孙文涛更加坚定“这孩子将来肯定错不了”。

  从那以后,成为国内乃至国际赛艇界顶尖高手,成了师徒二人心照不宣的目标。左燕也发现,儿子在追梦的道路上找到了自我价值。

  成绩是最直接的评价标准。2008年、2009年、2010年,刘治宇在辽宁省比赛中共获6枚金牌;2010年,17岁的刘治宇代表大连参加全国锦标赛,夺得冠军;2011年代表大连参加第七届城运会,收获两个冠军;在第十二届、十三届全运会上,斩获四枚金牌;2014年夺得亚运会冠军;2019年获世界杯第一站冠军;2020年11月的全锦赛和2021年5月的赛艇世界杯卢塞恩站比赛中,都斩获了冠军。特别是2019年的赛艇世锦赛上,刘治宇和搭档为中国男子赛艇首夺世锦赛冠军,成为中国赛艇的领军人物。如今,这对黄金搭档在奥运会赛场上又实现了中国男子赛艇奥运奖牌零的突破。

  冲金的底气,来源于对赛艇项目的热爱,日常的刻苦训练、还有家人全力以赴的支持。婚后第二天就归队训练;女儿2周岁了,才看见爸爸真人两次……同为赛艇运动员出身的媳妇李婷,给了刘治宇莫大的理解和鼓励。这或许也是二人相恋多年,待彼此如初的原因。

▲幸福的一家三口

  刘治宇奥运会摘铜当天,妈妈左燕的电话被亲戚朋友“快打爆了”,成百上千条微信“根本看不过来”。姑姑第一时间转发朋友圈:“看,刘治宇!我大侄子!”

  比赛结束后,刘治宇给远在大连的妈妈打来视频电话,第一句话就是:“妈,我没能拿到金牌……”“你已经是最棒的了!能站在奥运领奖台上,虽然没能奏响国歌,但升起了国旗,这也是为祖国争光!”

  女子曲棍球选手谷丙凤、李佳琦“后援团”代表

启蒙教练 岳 青 

她们是最美的“冰山雪莲”

  2006年,如果不是在金州中小学运动会女子400米决赛上一骑绝尘,6年级的谷丙凤就不会被启蒙教练岳青发现,或许也就不会成为女曲国家队的一员。

  当时的岳青,刚刚退役执教女子曲棍球。就在这场比赛中,她欣喜地发现了一个好苗子。在谷丙凤赛后休息时,岳青主动找到她:“同学,你是哪个学校的?”“登沙河中心小学的。”这孩子竟然和自己来自同一所小学!

  岳青回忆,谷丙凤的条件明显好于同龄孩子:不仅身长条件过硬,臂长、手长、脚长都很有优势,眼睛也亮晶晶的,看起来很有灵性。初次见面,就达成默契,这让岳青有些兴奋,随即辗转来到谷丙凤家中,提出想带孩子进行曲棍球专业训练的想法。在得到了家长的同意后,小谷丙凤就被带到了现大连市体育发展事业中心女子曲棍球队培养,从此一路升级,拼进奥运会。

▲左五为谷丙凤

  事实上,这次出征东京奥运会的三名大连籍女子曲棍球运动员——谷丙凤、李佳琦、张箫雪,都是岳青带过的球员。当时还是孩子的她们,面对高强度训练,难免会出现思想波动。岳青经常用爬山的故事,教导爱徒不要轻言放弃,“等你们登顶时,会看到那里有最美的冰山雪莲。”中国女曲队的文化,正是“冰山雪莲”精神!

  一支优秀的曲棍球团队,一定要融合不同特质的队员,形成互补,才能不断向前。在岳青看来,三名球员,各有特点,都是最棒的:身高175厘米的谷丙凤是明显的“大开大合”类型——短角球一推、超高得分率、头脑灵活应变力强、出球特别有穿透性和力量感,没人能撼动这个位置;张箫雪的特点是“小、快、灵”,身高虽不算高,但四肢特别协调,启动速度特别快;李佳琦则属于任劳任怨的“老黄牛”类型,“只要这个球威胁到球门,我愿意用身体去封堵它!”这是一个可以用生命去拼一个球的球员,也是一个愿意带动其他队友的绝对正能量型球员。

▲第一排左二为谷丙凤、左四为张箫雪,第二排左六为李佳琦

  女子公路自行车选手孙佳君“后援团”代表

启蒙教练 孙文钰 

孙佳君让很多男运动员“望而生畏”

  2008年,因在母校庄河市第七初级中学校运动会上的突出表现,刚读初一的孙佳君被启蒙教练孙文钰一眼看中。爱才的孙文钰认定这个孩子,有不俗的体育才华,果断把孙佳君招至麾下。初二暑期训练时,孙文钰把孙佳君推荐到当时的大连市陆上运动学校(现大连保税区青云湖学校)自行车队,师从王本杰,进行专项训练。从此,孙佳君与自行车项目结缘。

  刚入队时,孙佳君不太能适应当时的训练强度。因肌肉出现乳酸堆积,孙佳君每天都会有疼痛感。虽然,这对于运动员来说是常态,但对一个初次接触专业体育训练的女孩来说,确实有些吃不消。不过,这并没有磨灭她继续坚持的信念。

  在孙文钰的印象中,孙佳君从未退缩和畏惧过。“孩子训练时特别能吃苦,总是积极主动、不打折扣地完成各项训练任务,训练态度端正,特别有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尤其是和男运动员比拼时,孙佳君从不肯低头,总是主动发起挑战。这股狠劲儿让很多男运动员对她“望而生畏”,由衷敬佩。

▲生活中的孙佳君

  庄河市第七初级中学曾经是辽宁省体育传统项目学校,现在也是大连市体育传统项目学校。从孙佳君取得的成绩不难看出,担任教练员多年的孙文钰,眼光确实很“毒”:2014年的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自行车项目,孙佳君获省级运动会冠军;2019年10月,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公路自行车女子公路团体决赛中,孙佳君和队友以4小时05分46秒的成绩获得金牌;2020年5月,孙佳君成为中国唯一一个获得东京奥运会资格的公路自行车选手;2021年7月,孙佳君骑着单车,逐梦奥运……

  “孙佳君的速度、力量、耐力、灵敏性等素质都特别好。”但仅拥有这些“硬件”优势并不够,在孙佳君身上,孙文钰看到了一名优秀运动员必备的“软实力”:极稳的心理素质,赛场上的战术应变能力,敢闯敢拼、顾全大局的团队意识。正是因为具备这样全面的素质,让孙佳君成为了中国公路自行车项目多年难遇的种子选手。

  目前,孙佳君已结束奥运之旅回国。她把没能站上领奖台的遗憾,深埋在心底,并迅速投入到争分夺秒的训练中。见过更大的世界,才会更加坚守自己的梦想。要强的孙佳君用时刻备战的状态,继续努力冲击属于自己的最高领奖台。

  赛后,孙文钰教练通过微信的方式,为爱徒送上了鼓励和祝福:“没有等出来的辉煌,只有拼出来的精彩!加油!你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多年来,大连始终源源不断地培养、输送高水平体育幼苗。目前,大连在训女曲队员22人,后备梯队15人,省曲棍球队约50%的球员都是咱大连队输送的;大连赛艇队在训队员30多人,大连自行车队在训队员近60人,年龄均在13岁~17岁之间。未来的体育竞技场上,将会有更多大连人,逐梦最高领奖台。

只要站上奥运赛场

都是大连人的骄傲

祝大连健儿勇创佳绩

愿每滴汗水终有回报

700多万家乡人

永远为你们打CALL

喜欢()
标签 大连人的骄傲
下一篇:壮士断腕,真改实改!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相关新闻